互联网计算机的优势

避免技术依赖下的捆绑陷阱

建立这种自洽软件时,互联网计算机会将软件上传到一个无缝的开放空间中,并没有谁能操控这个空间。相比之下,使用现在传统的 IT 技术栈时,必须依赖繁琐复杂的基础,如云服务公司、在线工具、各种定制化操作系统、各类组件(数据库和防火墙)、虚拟化技术、软件开发平台,等等这些基础之上,才能做出一个原型。

由此产生的复杂度、依赖系统的高度特异性、维护系统所需的特殊开发能力,以及和相关供应商的关系,都使得在需求发生变化后,迁移和复用系统变得昂贵与困难。传统的技术供应商会专门制定策略,来引导用户依赖这种特异性和自定义的规则,让他们的软件变得无法迁移,进而形成垄断,这让事情变得更严重了。例如云服务商鼓励大家多使用他们自定义特性,并制定一些限制性许可,让用户产生技术依赖的同时更多的付费。而在互联网计算机上,开发人员会惊讶的发现,以前的技术基础下,开发原来有多么多的限制。互联网计算机捍卫了技术的自由。

防篡改,默认的高安全性

使用传统的技术栈开发时,几乎不可能维护一个真正安全可信的环境。每搭好一个系统,就必须做额外的加固工作,比如使用防火墙做保护,并且还要对这些组件进行仔细的配置和管理,才能确保安全。可能只是技术人员的一个疏忽,一个内部的恶意破坏,或者没能及时进行的更新,都可能被黑客利用,跳过防御手段造成破坏。

因此,传统的技术栈的局限性,是网络安全问题不断出现的最根本原因,这导致了全球性的灾难,黑客攻击、数据泄露这类事正在不断出现。相比之下,互联网计算机提供了一个防篡改环境,在这个环境中,软件不再依赖防火墙等组件带来的安全性。默认情况下,已安装的软件系统都能享受与智能合约相同的安全性,并永不宕机的运行。

解决技术复杂度、开发成本的问题

传统堆栈的确在不断优化,但总体的复杂度问题并没有解决,甚至正在变得越来越严重。复杂度会增加成本,拖累开发速度,也是出现安全问题的重要因素。这些地方花费的成本往往是最高的。一家世界 500 强企业,85% 的 IT 成本都花在运维上,而运维人员通常需要花费 90% 以上的时间,来处理与想要功能无关的系统复杂度,比如配置环境、解决组件冲突等等。

如果没有复杂度的问题,那企业将节省大量的成本和时间。互联网计算机可以说重构了软件的形式,进而解决了这个问题。例如,当开发者在描述数据时(例如某人的个人资料),这个数据会自动地被妥善保存在托管软件的容器中,不需要开发人员在数据库内外进行编排(marshal),甚至不用考虑数据是如何持久化的(这个特性称为“正交持久化”,orthogonal persistence)。

由于不需要数据库这些传统组件,使用互联网计算机的开发者可以更专注于想实现“什么”,而不是枯燥的去解决“如何”组装系统和互操作,这大大的提高了效率。

终结垄断,回归开放互联网

互联网公司的首要目标,永远都是建立垄断的前提下,获取巨额利润。从微软这些操作系统企业开始,这便是一切互联网商业的基础。从电商,到游戏、租赁、打车、电子邮件、搜索、在线广告、云服务、SaaS 业务系统、社交网络,垄断的毒液已经渗入了互联网的骨髓,这是原罪。

风投机构为创业公司提供资金,也是因为相信他们能做到垄断,靠着估值不断畸形的生长下去。资本家相信这些公司能通过掌握大量的用户关系和数据,创造出复杂的网络效应,形成实质性垄断,最终大把的攫取利润。但这一体系已经濒临破产,对垄断的诉求压迫着用户乃至企业自身。那些利益既得者,那些互联网巨头们,已经劫持了足够多的用户关系,而再想建立更好的互联网服务,也变得越来越不可能。就算恰巧成功,垄断企业也将被更大的垄断企业收购,这种野蛮整合正在让互联网持续恶化。

问题出在哪里?互联网服务可以通过提供 API 来共享用户关系、数据和功能。后垄断时代,很多产品都是建立在互联网巨头提供的 API 之上的,这和搭在沙子上没有区别。Zynga 最早通过 Facebook 发布内容,成为了最引人注目的社交游戏公司,但有一天,Facebook 撤回了 API 许可,短短 3 个月时间,Zynga 市值就缩水到原来的 15%。“领英” 一直为数千家初创公司提供着专业档案数据库的查询服务,但当被微软收购时,它取消了除 Salesforce 等少数互联网巨头之外的,所有企业的 API 访问权,这给那些小型初创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损失。

这些都是“平台风险”的例子。2019 年,Facebook 的 CEO 马克•扎克伯格拒绝了全球最大交友服务 Tinder CEO 的会面请求,他说:“我认为他没有那么重要。他只是想让确保我们不会关闭他的 API 罢了”。这种风险已经成为常态,就算那是不是最大的技术垄断企业本身,也存在这个担心。

现在风向已经变了,大多数风投机构都不会投资那些过于依赖垄断平台 API 的初创企业,即使是它们有着天才般的想法,这极大地限制了竞争与创新,互联网正在变成一潭死水,我们所有人都得付出代价。

互联网计算机支持人们创建一种新的,“开 放式互联网服务”,这种服务能像一个互联网协议一样,在没有控制者的状态下运行。它们可以更好地保护用户的数据,但同样重要的是,这些服务可以创建“永久性” API,这些接口永远不会被撤销或修改,因为没有一个垄断的权威能控制它们。

因此,我们可以去建立一个与 “领英” 等价的,开放版本的 API,其他的互联网服务可以在没有风险的情况下,自由的使用这个接口。开放软件间互相调用,共享用户关系、数据与功能,多赢博弈,创造了强大的“互助网络效应”,这让他有能力和垄断巨头竞争,无数的新服务可以安全地建立它之上,并扩展出新功能,推动其核心服务与数据的价值的增长,这将驱使更多人去使用它。互联网计算机的关键目的,就是用开放的形式,去重建互联网的关键服务,彻底拔除“垄断性劫持数据”的原罪,形成一个有生命力的、更具协作性的、更丰富、更自由的互联网生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