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文标题:FDisentangling DFINITY and Ethereum

作者:Dominic Williams

翻译:红军大叔 & BlockPunk

社区:果壳宇宙(ID:DfinityFun)

早在 2017 年 1 月,当 DFINITY 基金会的筹集种子轮时,我们就确定了自己的定位:“DFINITY 要建立一个可扩展的 ‘ 去中心化云 ‘”。
这个云上运行的软件,应该具备现有智能合约平台提供的安全防篡改保证。在本框架内,开发者可以自由地创建新的开放式互联网服务。

定位上这一点是从没变过得,但当时我们考虑到未来网络将会对太坊智能合约进行兼容,所以修改了部分定位:“智能合约可以像在以太坊的姐妹网络上一样,在 DFINITY 上运行”,强调了 DFINITY 的 ” 网络协议与密码学技术的设计,极大地提升了性能与扩展性 “,并创造了 ” 区块链神经系统 ” 为主的治理机制,这种治理机制将对 ” 代码即法律 ” 进行升级,这些特色是与以太坊的根本区别所在。

从那时候开始,“以太坊的 crazy sister”的外号开渐渐流行开来。
作为一种正在发展的前沿技术,“分布式的状态更新协议”能在整个网络中建立公共服务,而以太坊和 DFINITY 提出的“网络计算机”,一定会在未来成为两个互相协作的重要组件。
然而,这些 2017 年的构想还是太过狭隘了。

这段时间里,DFINITY 的发展势不可挡,目前由苏黎世、帕洛阿尔托和旧金山的专业研究中心组成的技团队,正在抓紧研发。这是目前加密领域最优秀的团队之一。

我们已经取得了不少成果,团队也在日益壮大,因此我们有了能力去实现 2015 年时 DFINITY 的初心——“去中心化云”,做到能同时承载传统 IT 系统和新兴的开放式互联网服务,这意味着我们出于技术原因,不得不放弃与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兼容,这一点在下文会详细解释。

DFINITY 要建立的“世界互联网计算机”,是为了扩展当前的传统互联网。大家都知道,今天的互联网,更多只是提供了设备之间的连接,但未来 DFINITY 的开放协议,将使互联网能够像一个去中心化的操作系统,或不依赖中心服务器的云服务一样。DFINITY 希望成为全世界下一代的软件、服务和数据的基础。
需要强调是,DFINITY 不单只是建立了一个去中心化的云,更是在反思重构软件的本质。

为了让现代社会更高效地运行,世界需要依靠软件来执行规则,但在我们看来,目前的软件架构已经支离破碎,存在着严重的缺陷。黑客攻击、安全漏洞、系统故障的威胁一直存在,创建或修改一个 IT 系统的成本是高昂的,并且随着互联网的日益增长,垄断性质变得愈发明显。
*DFINITY从智能合约中获得灵感,我们的互联网计算机将赋予软件和软件开发者 10 个新的*
超能力”**


01

从比特币到以太坊,再到 DFINITY

想理解这些区块链项目背后的思想,你需要深入的挖掘。 比特币、以太坊和 DFINITY,都受到了创始人与领导者的观点的影响。

比特币之所以兴起,是因为密码朋克们希望在网络虚拟空间上,建立一个没有腐败的价值储存系统,由参与者共同掌控,不需要银行等中介机构。比特币只是迈向更自由、更公平、更高效的无界数字社会的第一步而已。

比特币的“去中心化状态网络”,为每一个独立唯一的地址建立了安全的加密货币账本,还附加了简单的控制脚本,来控制 token 在新旧地址间的转移,例如通过提交一个密钥持有者创建的签名,或提交一群保管人共同创建的多重签名。

在网络虚拟空间中,这个神奇账本的出现,揭开了去中心化的大幕,趋势再也无法阻挡。

维塔利克 · 布特林 (Vitalik Buterin) 是比特币的早期核心开发者,也是《比特币杂志》(Bitcoin
Magazine) 的联合创始人,对相关的基础科学有非常深入的了解。
在早期,他还在比特币网络之上建立过自己的账本项目,比如 Mastercoin。这些经历,让他能清晰地思考如何推动区块链向前发展。

他的第一个伟大而革命性的见解是,不应该把代码逻辑附着在 token 上面(一旦发生 token 转移,逻辑就消失了),而是把 token 附着在代码上,他称之为 ” 智能合约 “(这个词是从尼克
· 萨博那里借来的,实际上和它最初的概念有些差别) ,从而建立一个具有更强大可编程性的加密货币。

在以太坊中,图灵完备的智能合约可以持有和处理以太坊,这逆转了代码和货币之间的关系。 借助智能合约,
几行代码就可以创建出一个全新的加密货币,并能支持更复杂的结构。

可以在一个虚拟的网络空间里,使用智能合约构建出整个信托系统,因此以太坊为开放式金融(DeFi)铺平了道路。
早期的例子包括 DAO,一个去中心化的开放风险投资基金;后来爆发的 ICO 热潮,也为初创项目筹集了数十亿美元;现在还有各种去中心化交易所、稳定币、借贷工具等。

不得不说,由 Vitalik 和该项目的其他早期支持者(例如设计了虚拟机的 Gavin Wood, 为项目提供大部分早期资金和幕后指导的 Joe
Lubin)建立的智能合约网络,是非常强大的。

即使如此依然是不够的,我下面会讲到一些 DFINITY 的新构想,这揭示了一种新型的去中心化开放云服务的可能性。
让我们想象一下未来的世界,互联网本身不仅可以可信地执行简单的智能合约,而且可以安全地运行各种通用软件系统和互联网服务,并承载所有的数据。以一种新颖的方式,与由亚马逊、谷歌和微软等巨头运营的封闭云展开竞争。

从此开始,DFINITY 将与以太坊产生分化。作为第一个用智能合约处理 token 资产的项目,以太坊会是加密货币技术的演化中的重要一环,但不是终点。整个 DFINITY 网络的设计,以及未来的迭代,都可以追溯到这类密码朋克的理想和比特币的起源。

未来网络的进化,还包括了为抵制极端监管审查而设计的抗审查匿名机制。2015 年,我在太坊的柏林总部待了一段时间,一个著名的以太坊研究员 Vlad
Zamfir 和我讲过,只要世界上还剩下一个人“挖矿”支持网络,以太坊就能继续运作下去。

以太坊未来还有许多工作要做,比如探索在网络共识中使用特殊硬件设备 (实现 VDFs) 的可能性。这反映出了大家的一致期望,即确保维护网络的矿工保持匿名,最大限度上的抗审查,即使是业余矿工组成的网络,也能继续维护以太坊的运行。

然而,这样的设计目标,和尝试“通过近乎无限的计算与存储资源,标准化的运行软件、存储数据,从而对**
互联网进行扩展”的想法是相悖的,这带来了巨大的挑战。

02

DFIN**ITY 视角

作为一名软件工程师和一名连续创业者,在这漫长的苦旅中,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经验。十岁时,我写了第一个程序,做了一个简单的太空入侵者游戏,一直到二十多岁,我几乎在软件上话花费了全部的经历。我立马被不断发展的互联网,特别是分布式系统所吸引。

我做出第一个比较复杂的系统时,差不多是在互联网的泡沫时期,当时互联网的带宽还很小,这使得我为了克服带宽限制,做了个用新型差分压缩技术实现烦人 ToC 在线存储功能。
那时候我第一次使用加密技术,我用了 Wei Dai 的 crypto++库来实现安全的网络流(使用 Diffie-Hellman 私钥交换),当时还正好看到了他 bMoney 的方案(比特币的先驱之一)。

在二十年前,我就做过分布式系统,并把密码学技术用在 ToC 应用上。做 DFINITY 之前,我还做了一个有几百万玩家的在线游戏。为了支持这么多的用户量,我自己做了一个可以横向扩展性能的虚拟游戏服务器,并且做出了行业里第一个以 Cassandra 数据库为基础的基础框架。

Cassandra 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库系统,而不是去中心化的协议。但是考虑到性能和扩展性的问题,还是使用了去中心化结构,现在能为 Netflix,reddit 和 GitHub 提供存储服务。
在 Cassandra 的上层,它提供了最终的一致性存储,我写了分布式锁定的新算法,还实现了一些其他的需求。

这都我在技术上做的工作,我的观点大多自于这些技术经历,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因素。我一直在各种平台上开发软件,来满足各种不同的需求,编写从操作系统代码到 Web 页面的所有内容——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在思考开发软件系统时,必须面临的一些根本问题。另外,我是眼睁睁看着互联网生态系统变得越来越垄断,真让我非常失望。

当我在 2013 年 3 月,第一次读到了比特币白皮书,当时印象非常深刻。 但是很快,我就跑去研究性能更高、承载更大的去中心化服务协议去了。

一开始,我想的是通过建立支持不同业务逻辑的高性能账本来实现,也就是多链。但以太坊启发了我,“区块链计算机”才是未来的方向。

在使用传统分布式计算技术,开发了一年共识协议之后,2015 年初,我转变了思路,开始使用一种全新的的技术,并更加确定了,一个开放的去中心化网络,可能会成为未来世界云服务的基础。

虽然 DFINITY 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加密协议 (我们很快就会看到,可以说是目前已有最先进的协议) ,但它在提升性能和规模的方面,比传统系统更具有超前思维。

举个例子,与传统的加密货币的“挖矿”计算不同,“互联网计算机”将由独立的数据中心建立,
这些数据中心通过 DFINITY 的开放式数据加密协议来聚合计算能力,类似于独立的 ISP (Internet 服务提供商),其他部分可以通过 TCP/IP 协议或其他开放协议,来建立网络连接。

在网络虚拟空间里,创建的无服务器虚拟云中,网络的算法治理系统将为数据中心分配特殊身份,以确保跨多个数据中心(或更具体地说是其所有者)的数据、软件执行、管辖区、地理位置等都具备去中心化能力,使用 bounded 级别复制,但代价是必须牺牲密码朋克的目标之一——匿名网络。

但是,除了网络形式的细微差别,为互联网计算机提供动力的新技术的复杂性,以及它将带来的难以置信的速度、容量和效率之外,也许最大的区别将是互联网计算机将如何重新定义软件。请继续关注,看看我们的行业将出现的下一个重大惊喜是什么!

END